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特朗普 vs 梁振英


最近看美國和香港的新聞,總有時空錯亂的感覺。特朗普和梁振英都成為了正式調查的對象,而兩者都被指用各種手法阻礙調查,甚至有濫用職權之嫌。

不過美國政制話晒都有二百幾年歷史,有乜風浪未見過?特朗普團隊被調查,司法部長抽身不參與。特朗普老屈副司法部長出手把聯邦調查局局長革職,豈料對方隨即反咬一口,隨即指派德高望重的再上一任調查局局長來主持獨立調查,實行反客為主。「通俄案」越演越烈,爆料日日新鮮,向全世界示範甚麼叫做 check and balance 。

香港呢,梁振英被立法會調查,竟然可以夠膽隨即控告立法會議員誹謗,完全唔怕核突。不過香港的政制有冇美國的硬淨,可唔可以捱得過呢關,大家心中有數。

順手一句,梁振英要求梁繼昌議員退出調查,據報是因為他之前已向稅局作出投訴,現在再參與調查有「角色衝突」,還說要和周浩鼎睇齊。喂,周浩鼎要退出調查,唔係因為佢帶有既定目的參與調查,而係佢隱瞞同你串通呀。立法會議員做調查的時候帶有既定目的,從來不是一個問題,因為立法會本來就是一個政治機構,只要過程公正公開就可以。你走去批評一個立法會議員做事有既定目的,同批評一個歌手唱歌、一個醫生醫病有乜分別?你知唔知你講緊乜呀?

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八大院校國際化/內地化一覽圖


今日見到有個po,好似係一位現屆大學生叫中學生不要選他所就讀的大學,其中一個理由是「假國際化」,即所謂的非本地生絕大多數都是內地生,並不能帶來校園多元環境。其實該po樓主quote錯數,因為他要說服的對象是中學生,他應該只談學位課程的數字,而不是整間大學的數字。這兒引用來自教資會的數據給各位參考,讓大家知道邊間先係「真・國際化」。

順帶一題,近年部分院校十分用力的加強內地生以外的非本地生招生,例如南韓和台灣的學生。有大學已經搞起了台灣同學會,在校園內大掛青天白日滿地紅,相當強勁!

當然,大學校園是否國際化只是選大學的其中一個考慮。校園氛圍,通識課程,社會參與支援,海外交流機會等等,都應該考慮在內。一百個大學生就有一百種讀大學的方法,最緊要適合你自己啊!

共和黨都知羞恥,民建聯呢?


周浩鼎的醜事,大家都知道了。問題的核心,是周浩鼎身為調查梁振英的立法會委員會的副主席,竟然在沒有知會立法會的情況下,容許梁振英自己提出修改委員會職權的文件。阿鼎,立法會的工作就是監察政府,你自己唔想做就不如唔好做啦?

我這幾天聽周浩鼎/梁振英的新聞,總覺得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話說近來快速發酵的美國特朗普通俄案,有很多情節都和梁振英很相似。而周浩鼎這一幕,就和眾議院 Devin Nunes 在三月底四月初的醜聞差不多是一模一樣(除了結果之外)。

Devin Nunes 是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主席,無論是通俄案,或是特朗普亂吹話自己被奧巴馬監聽,都是他的職責範圍。但他和特朗普一樣也是共和黨人,所以一開始已經被指hea做,沒有認真追查。最大鑊的,是到了三月底,他私自前往白宮討論案情,更繞過委員會直接和總統交代進展。這一連串事件,今天的香港人看起肯定熟口熟面。但接下來的發展就不一樣了。共和黨的黨內元老齊聲譴責,認為這位美版周浩鼎破壞了美國國會的威信。到了四月初,美國國會道德辦公室向他展開調查,他也因而被迫退出通俄案的調查。


嗱,共和黨都知羞恥,民建聯呢?

2017年5月11日 星期四

每3.975個香港人去了1次日本(更正版)


0. 呢個係更新版。之前個 version 入錯一列 data ,而錯的地方竟然是把近幾年台灣和中國的數字掉轉咗,連帶所有推論錯晒……現已更正……萬二分抱歉!!!

1. 是咁的,據日本國家旅遊局統計,上年香港有超過183萬人次前往日本,即是每3.975個香港人,就去了1次。當然,這只是平均數,實際上是很多人沒有去,也有很多人去了很多次。我自首先,舊年我去了三次(九州/北陸/北海道)……可以肯定,賣日本旅遊書,真係一門大生意。

2. 去日本有淡旺季之分。以香港人為例,去年以12月和7月為最高峰,分別有19萬和18萬人次前往日本,也就是每日超過6000人次。1月、4月和9月,只有12萬人次。學生返學嘛。

3. 香港人鍾意去日本,台灣人都唔弱。上年台灣有超過417萬人次去日本,平均每5.644個台灣人有1次。不過台灣人赴日的淡旺季和香港人不同,12月反而是台灣人赴日的淡季。他們沒有聖誕節假期啊。

4. 我做這個小小的研究,是因為近來經常聽到批評遊客特別是中國遊客在日本的行為,有朋友問其實不同國家遊客在日本的人數和比例為何。我發現中國遊客的比例近年大幅上升,已經超過南韓,去到27%。這個增長在過去兩年特別明顯,僅是二零一五年上半年就翻了一翻。有網友問中國遊客赴日的旺淡季是什麼時間,數據顯示七和八月是旺季,十一和十二月是淡季。他們也沒有聖誕節假期啊。

5. 值得注意的,是赴日旅客的爆炸式增長是近數年的事情。二零一一年東日本大地震後,旅客曾經急速下降,花了一年才回復正常,之後更急速上升。鼓勵旅遊業是日本國策,相信近年日元貶值也有幫助。

6. 如果大家有興趣看細數的話。泰國赴日旅客近年增長更快。二零一二年的時候只有26萬人次,去年已升至90萬人次。詳細數字可見日本國家旅遊局

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澳門2016人口普查


澳門統計暨普查局今天公佈了澳門2016人口普查的詳細數據,當中有上百份不同的統計表,這兒選了一些比較有趣的和大家分享。先說明一下,這兒所用的分區只是大約的位置。如想知道每個分區的準確分界線,請參考統計暨普查局的網站。


香港人去澳門,通常都在新口岸、中區、氹仔,或者近年新開發的路氹。其實澳門還有很多其他的地方,而如果算人口數字的話,以靠北面的花地瑪堂人口最多。


澳門人口近年快速增長,其中有幾個區域的增長較快,主要都是新興建公共房屋的地方,例如石排灣和青洲的社屋。

澳門人口的人口增長當中不少為中國內地的移民。如果看出生地點的話,我們可以看到澳門不同地區人口的出生地點有明顯分別。在北面的台山和祐漢等地,中國內地出生的人口比例較高。到了歷史城區和氹仔的海洋花園,澳門出生的人口比例就相對較高了。澳門也有少數人是香港出生的,他們較多在氹仔和南灣湖一帶居住。


澳門的一大特色是當了四百多年的葡萄牙殖民地,到今天仍有不少土生葡人。統計中的葡籍人口不多,可能是不承認雙重國籍所致。看人數的話,主要都是居於氹仔;在澳門半島的話,則較多於荷蘭園和主教山一帶。


年齡方面,有兩組相當奇怪的數字:大學及北安灣,以及北安及大潭山。兩個地方的人口都很年輕,我猜想是大學宿舍所致,有待澳門的朋友解說。


說到大學,高等教育比例也值得一看。可以見到數字最高的地點分別是南灣湖和海洋花園,最低的則是靠近關閘一帶。這後面應該是一系列關於內地移民和社區生活的討論了。


至於博彩業工作的比例,同樣是靠近關閘一帶比較高。自問對澳門認識不足,這點同樣有待澳門的朋友解說。


最後是關於收入方面的。看過學歷的那張圖,也大約可以猜到北面的台山和祐漢等地的收入會比較低。不過為什麼下環的個人收入是最低的呢?

這兒只是一個很初步的介紹。我做這個研究,是因為在外國很多時候會把人口的社會經濟結構和社會與政治現象一起討論。我相信這點在澳門也是明顯的。例如看澳門立法會選舉的結果,可以很明顯看到不同社區的人口結構對選票走向的影響。這個嘛⋯⋯我們下次再談。

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比較美國和西九一地兩檢


1. 西九高鐵站的一地兩檢方案談判據稱已到了最後階段,然而由於談判是秘密進行,社會對一地兩檢的各種細節似乎仍然認識不多,難以評價討論。這兒特別介紹一下美式一地兩檢的做法,好讓香港市民日後評價政府的方案的時候可以參照。

2. 一地兩檢對於大多數香港人來說,最習慣的應該是蛇口的深圳灣口岸。該處做法是中國政府宣布深圳灣口岸內的部分地段實行香港法律,由港府執法。這做法在深圳可以發生,但反過來同等的做法放在西九龍卻會面對一個叫做《基本法》的問題。《基本法》第18條及第22條說明內地人員不得干預香港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如果內地人員可以在香港境內執法的話,很多問題可以發生。

3. 在討論美國的做法時,先說明一下一地兩檢在高鐵的作用。按政府在2015年的預測,高鐵在2018年通車的時候,每日會有109,200人乘搭,當中有67,500人是來往深圳的。對於這62%的旅客來說,有沒有一地兩檢對他們是沒有分別的,因為他們無論如何都會在深圳上車或下車。至於另外38%的旅客,有沒有一地兩檢則可能帶來一點分別。如果有的話,很多本來以深圳為終點的列車都可以直接改為以香港作為終點,增加香港的列車班次。長途旅客不用在深圳轉車和清關,也有省時的優勢。當然,具體有多少人能得益還是要計過先知。例如香港去廣州的旅客可能已足夠支持專屬的列車,便可直接在廣州南站設口岸來繞過一地兩檢的問題。

4. 相對來說,我們可比較美國和加拿大之間的空運出入境問題。美國和加拿大關係密切,兩地旅客往來頻繁。但是美國不是每個機場都設有出入境口岸,如果所有加拿大到美國的飛機都只能在有出入境口岸的機場降落將會十分麻煩。於是美國政府想到把美國的出入境口岸直接設在加拿大的機場,從加拿大出發的飛機就可以當作是內陸航班一樣在任何美國機場降落了。這個做法很受歡迎,於是被推廣到其他國家,方便旅客在該國先清關才上機,到了美國後便可以直接轉機到其他城市,加快接駁。

5. 美國的預先清關(preclearance)制度是這樣的:例如你在多倫多機場出發,首先你會經過加拿大的出境口岸,然後你會來到美國的預先清關站,被「邀請」接受檢查。「邀請」這兩個字很重要,因為實際上你仍然在加拿大的國境之內,美國的清關人員是權力很有限。他們可要求你合作,但你不喜歡的話可以調頭離開,他們也不可以拘捕你。當然,如果他們「邀請」你把行李打開檢查而你拒絕的話,他們會告訴航空公司你一到達美國就會被遣反,然後航空公司因為不想蝕本便會拒絕讓你登機。就是這樣,美國的清關人員在沒有執法權力的前題下,仍然可以拒絕不受美國歡迎的人入境。(順帶一提,加拿大方面近來有考慮給予美方人員更多權力,但在特朗普大搞入境禁令的年代就受到加拿大輿論的質疑。)

6. 我們可以想像把類似的做法放在西九龍,相信很多港人都不會介意。中國內地派出人員駐守西九龍總站內,所有旅客都會受「邀請」接受檢查,成功清關的就在車票上打個剔號,誰帶了什麼禁書標語的話就蓋一個交叉,之後港鐵的職員要看到剔號才會容許旅客進入月台範圍,不然就叫香港警察來把不合作者趕走,整個西九龍總站理論上仍然是百分之百由香港管轄。

7. 但我相信真正的問題不在於內地的入境管理,而在於從內地出境的管理。美國的出入境制度基本上是查進不查出,旅客在入境時收到一張「回頭紙」(正名是 ID-94),上面有停留時間限制。到了出境的時候,航空公司會代移民局收取這張「回頭紙」,然後移民局會查核有沒有逾期居留,有的話下次不容許入境就算。中國內地的出境卻不是這樣的。

8. 中國內地有很嚴格的出境限制。舉個例,很多政府機關的從業員,他們甚至連護照也不可以隨便辦,要去外國旅行還得先向上級申請。這些限制的背後,有貪官(及其官二代)的外逃問題,又有受政治監控的敏感人物想出境尋求庇護的問題。可以想像,如果有人從內地乘高鐵來到香港,一下車就在月台上高呼「中國政府要把我殺死」,後果會是怎樣?中國政府又不能在西九龍總站強行把他綁回去,香港政府又不敢為他提供庇護,他會否一輩子就在月台上做人球呢?

9. 理論上,這問題是可以繞得過的。因為現在高鐵都是實名制,任何人在買前往香港的車票時監控的系統已經會知道,到了在內地車站入閘的時候抓人就可以,根本來不了香港。要加一重保險的話,可以讓列車在深圳福田的時候,由內地執法人員上車逐一檢查是否持有到香港的有效車票,順手看看有沒有人躲在廁所入面,已經萬無一失。到了香港後,旅客才補辦出境手續,但西九龍總站繼續百分之百由香港管轄。

10. 人的外逃可以擋得住,但錢又如何?國寶?國家機密?香港沒有資本及貨幣進出限制,你想帶多少錢來香港都可以。但如果有內地人用高鐵走資,一袋袋的人民幣拿上車,上述的查證件方法還是很難解決這個問題的,要根絕的話只好讓內地人員在西九龍總站設立出境大廳,每個旅客查一次,而且要有充公、拘留及遣返的權力。

11. 但一去到這一點,就又回到《基本法》第18條及第22條的問題了。當然,到最後,人大可以釋法,點都得。不過這個權力定得有多廣,還是很有必要斟酌的。如果這個權是無限大的,大得像是把高鐵隧道割了給中國內地的話,香港人就要問一問是否值得。舉個例,假若我只是站在西九龍站的月台上面,用香港的手機網絡轉發一條facebook status,無論內容為何都不應有任何問題,我明明就在香港,這應該是身為一個香港人很合理的基本期望。現在負責幫香港人守這條線的那個人,叫袁國強。

2017年4月29日 星期六

迪士尼塊地有幾大?


1. 立法會正審議迪士尼擴建的撥款申請,高官話”take it or leave it”,有網民表明寧願”leave it”,並稱「拆咗佢好過」。如果真的要拆掉迪士尼的話,塊地其實有幾大,可以做啲乜?

2. 這條問題不難答。只要把迪士尼填海區勾出來,再用同一比例放在香港的其他地方,很容易就看得出來。如果放在九龍半島的話,大約就是由佐敦道起計,整個佐敦和尖沙咀,包埋尖東和紅磡火車站。據說香港土地不足,如果換成是啟德的話,迪士尼就大約等於啟德發展區和九龍灣商貿區加起來的大小。換做一個新市鎮,迪士尼的佔地比調景嶺和將軍澳市中心加起來還要大。

3. 現在迪士尼填海區的土地大多在喂蚊,等待日後的發展,例如不知何年何日再多建一個主題公園。注意就算不建主題公園也不可以起樓,因為迪士尼樂園規定四周不能建高樓。如果要發展,就要斬掉重練,拆咗迪士尼先。這樣做帶來的財政收入將會十分可觀,因為迪士尼已經有地鐵,去中環站只要半個鐘,和元朗站一樣,而 Yoho Town 賣緊萬三蚊一實呎。攞迪士尼塊地來賣,隨時值過千億。

4. 當然,迪士尼本身是有價值的,不過這個價值是否不能取代就見仁見智。如果要吸引旅客,香港不是沒有其他景點,香港是否真的想吸引喜歡去迪士尼的那種旅客也不一定人人同意。對於本地人來說,香港本來就有一個主題公園,代表本地文化承傳,反而迪士尼代表的全球單一化則廣受批評。我知道有好多香港人鍾意去迪士尼,不過是否鍾意到值過千億就值得諗諗。

5. 於是我們回到 “take it or leave it” 的問題。既然有機會諗,又真係不妨認真諗一諗。過去十年,大家學識了「地產霸權」和「官商鄉黑」呢八隻字,知道香港的土地問題其實是政治問題。地唔係冇,而係點樣排優先次序。在香港眾多土地需求當中,迪士尼應該排得有幾高,趁立法會審議撥款,呢條問題真係可以諗多一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