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

公立醫院內科病床佔用率


話說上年年尾公立醫院病房爆滿,醫院管理局由12月尾開始每日公布病床數字,直到今年5月結束。最近傳媒又揭露公立醫院病房再次爆滿,再去找數據,發現醫院管理局已於今日起重新公布病床數字。這兒的是最新的數字。

第一個觀察,是差不多所有醫院都過一百。但這還不是事實的全部。向醫生朋友請教,表示這兒的數字全部都是低估了的。首先,這兒的數字是內科病房,但有些內科病人卻沒有放在內科病房,數字就不能反映出來。第二,數字是半夜十二點的統計,醫院每晚都會選一些情況較穩定的病人轉往其他科病房,讓出空間接收新的病人。有些醫院的數字低,是因為他們很努力把病人盡早送去其他病房,而不是他們真的好得閒。第三,有些醫院的急症室不夠人手,只好直接把病人推上病房,又增加了病房的數字。這兒各項問題一環扣一環,而且每個部門都有自己的盤算,也不容易說得清。

不過近年醫護人手不足,病床加得少,就肯定是事實。香港一直有做人口推算,新移民不是今天才有,現在又不是五十年代逃亡潮,每年最多有幾多人來,實際上又有幾多人來,一直都有數得計。事實上,香港政府在2000年的時候估計2017年的人口會有811萬,實際上現在只有731萬。明明冇咁多人,都可以唔夠資源,即係本來個規劃錯得有幾離譜?冇做好規劃,引來資源不足的問題,加劇社會矛盾,唔怪政府仲可以怪邊個?

2017年7月7日 星期五

點解葵涌空氣忽然轉差?


查看今天的空氣污染數據,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葵涌區的二氧化硫數據從早上開始一直上升,到了上午九時為最高峰,之後一路沒有下來。與此同時,香港其他地方的數字都沒有這樣升高(除了在葵涌旁邊的荃灣),也就是說這次的污染源應該是相對集中的。

查看今天天氣,早上六至九時在葵涌附近的青衣是吹南風的;而在南面的青洲也是吹南風的。這樣一路追下去,到底今天早上九時之前有什麼會排出二氧化硫的污染源在葵涌的南面出現呢?
事先聲明,葵涌的二氧化硫數據每個月都有幾日會間唔中爆升的,畢竟貨櫃碼頭空氣本身麻麻。今次的源頭是什麼,我也不敢肯定,這兒只能提供一些推理的基礎。遠洋船用的重油含硫量比較高,幸好香港已經立法要求遠洋船入港的時候要轉用合格燃料 — 不過軍艦就括免。

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

大學畢業生平均工資走勢圖


1. 臨近特區成立20週年,各大媒體都在做回顧系列,我也接到不同媒體朋友邀請做數據分析。其中一個問得較多的問題,是年輕人的怨氣。這條問題很闊,不過政府往往會將之簡化為物質層面的問題。也好,我們就儘管從物質層面問一次。

2.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每年都會統計該年度畢業生所得的平均工資,從1997到最新的數字是2015,從這些數據當中可以看到特區20年的起起落落。先看實數,1997的整體平均是14250,到2015的的整體平均是18583,表面看起來增加了30.4%。不過呢個世界有通貨膨脹,經CPI調整後只是增加了7.5%。也就是說今時今日的大學畢業生,份糧不見得比1997的時候好洗好多。

3. 相信大家都會問:扣除樓價又如何?Well, 如果把2015年的大學畢業生工資除以1997的數字,再比較2015年的樓價除以1997年的樓價(以中原領先指數為準),大學畢業生工資在扣除樓價後其實倒跌了20.3%,大約打了個八折。注意這是2015年的數字,今日的樓價比2015年已經又升了17%。回顧過去20年,大學畢業生工資大約是在2010年開始俾樓市追過。相反來講,之前的時間樓價算是低水。例如在沙士的時候,大學畢業生工資是97時的2/3,但樓價是97時的1/3。當然,比例低不等如會買得起,03年的香港是賤物鬥窮人。

4. 統計還為不同專業的畢業生做了分類,當中工資最高的是醫科,其次是教育,這個次序應該沒有什麼懸念。注意統計只包括那些在畢業當年的12月已經找到全職工作的人,那些半職、四分一職、十分一職……的情況是不在統計範圍之內的。至於其他的專業,工資水平差別不大,但有些趨勢還是相當有趣的,例如工程和科技的畢業生在過去數年的工資增長速度明顯較高。

5. 補充一下:這兒用的是平均數,Average。每年做統計的時候,總會有一兩個畢業生在問卷中聲稱他們第一份工作就已經月入十萬。這並非全無可能,雖然我常常懷疑出糧的那個人是他老豆。Anyway,如果你發現這個調查的數字比你所知的數字為高,很可能的原因是你已經「被平均」了。

6. 最後提多一次:這只是物質層面的討論。眾多研究已指出,香港年輕人的訴求已進入後物質時代,不是去少幾次日本就可以解決得到的。

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邊區多人講乜話


1. 語言問題是今日香港一大敏感話題,咁到底各種語言在香港各區有幾普遍呢?今次就同大家介紹七種少數語言在香港不同地區的流行程度。

2. 講明先,這兒說的是「慣用語言」,不一家代表就是母語。例如慣用語言當中選菲律賓語和印尼語的人就比香港的菲律賓人和印尼人少很多,因為他們大多是做家務工,要說話也是和僱主一家人說話,慣用語言就會變成英文或者廣州話。另外,一個人的慣用語言不是廣州話,不一定代表就不懂得廣州話。正如我在紐約見到香港人我會講廣州話,冇人會投訴我做乜唔講英文。

3. 返正題。咁多種語言,當然英文最多人講。正如前文所述,他們不一定是母語是英語,更有可能是外籍家務工,不得不以英語為慣用語言。看分佈,很明顯地都是外籍僱員聚居的地區。

4. 普通話人近年在香港越來越多,但不是每個地方都有,而是集中在個別地區的。沙田排第一,這個也不難解釋,中文大學近年收了很多一年制的內地生讀研士,他們都要找地方住的。至於港大呢,相對應就是中西區,不過據聞現在中西區太貴了,所以東區也成為新熱點。頭五位的地區已佔了全港普通話人的四成有多,如果你住在這幾區應該會特別覺得多。

5. 得注意,這兒寫的是實數。算比例的話,沙田六十幾萬人口,那麼普通話人佔還不到百分之二。相對來說,中西區的比例比較高。

6. 福建話是東區第一,這不意外。客家話是元朗第一,這也不意外。值得注意的,是很多老屋邨為主的地區在福建話、客家話和潮州話都排得很前。畢竟今時今日,還繼續講「鄉下話」的,很多其實都是幾十年老一輩香港人。不過唔好睇少佢地,夾埋都有十幾廿萬人。

7. 說上海話的,真的很少了。難得人口普查仍然會統計。

8. 日本語呢?會以日本語為慣用語言的,恐怕只有日本人了。慣常以為日本人的集中地是東區,原來油尖旺和九龍城也不弱。普查沒有提供更仔細的數據,不過我懷疑油尖旺其實是指九龍站,九龍城其實是指黃埔。

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特朗普 vs 梁振英


最近看美國和香港的新聞,總有時空錯亂的感覺。特朗普和梁振英都成為了正式調查的對象,而兩者都被指用各種手法阻礙調查,甚至有濫用職權之嫌。

不過美國政制話晒都有二百幾年歷史,有乜風浪未見過?特朗普團隊被調查,司法部長抽身不參與。特朗普老屈副司法部長出手把聯邦調查局局長革職,豈料對方隨即反咬一口,隨即指派德高望重的再上一任調查局局長來主持獨立調查,實行反客為主。「通俄案」越演越烈,爆料日日新鮮,向全世界示範甚麼叫做 check and balance 。

香港呢,梁振英被立法會調查,竟然可以夠膽隨即控告立法會議員誹謗,完全唔怕核突。不過香港的政制有冇美國的硬淨,可唔可以捱得過呢關,大家心中有數。

順手一句,梁振英要求梁繼昌議員退出調查,據報是因為他之前已向稅局作出投訴,現在再參與調查有「角色衝突」,還說要和周浩鼎睇齊。喂,周浩鼎要退出調查,唔係因為佢帶有既定目的參與調查,而係佢隱瞞同你串通呀。立法會議員做調查的時候帶有既定目的,從來不是一個問題,因為立法會本來就是一個政治機構,只要過程公正公開就可以。你走去批評一個立法會議員做事有既定目的,同批評一個歌手唱歌、一個醫生醫病有乜分別?你知唔知你講緊乜呀?

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八大院校國際化/內地化一覽圖


今日見到有個po,好似係一位現屆大學生叫中學生不要選他所就讀的大學,其中一個理由是「假國際化」,即所謂的非本地生絕大多數都是內地生,並不能帶來校園多元環境。其實該po樓主quote錯數,因為他要說服的對象是中學生,他應該只談學位課程的數字,而不是整間大學的數字。這兒引用來自教資會的數據給各位參考,讓大家知道邊間先係「真・國際化」。

順帶一題,近年部分院校十分用力的加強內地生以外的非本地生招生,例如南韓和台灣的學生。有大學已經搞起了台灣同學會,在校園內大掛青天白日滿地紅,相當強勁!

當然,大學校園是否國際化只是選大學的其中一個考慮。校園氛圍,通識課程,社會參與支援,海外交流機會等等,都應該考慮在內。一百個大學生就有一百種讀大學的方法,最緊要適合你自己啊!

共和黨都知羞恥,民建聯呢?


周浩鼎的醜事,大家都知道了。問題的核心,是周浩鼎身為調查梁振英的立法會委員會的副主席,竟然在沒有知會立法會的情況下,容許梁振英自己提出修改委員會職權的文件。阿鼎,立法會的工作就是監察政府,你自己唔想做就不如唔好做啦?

我這幾天聽周浩鼎/梁振英的新聞,總覺得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話說近來快速發酵的美國特朗普通俄案,有很多情節都和梁振英很相似。而周浩鼎這一幕,就和眾議院 Devin Nunes 在三月底四月初的醜聞差不多是一模一樣(除了結果之外)。

Devin Nunes 是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主席,無論是通俄案,或是特朗普亂吹話自己被奧巴馬監聽,都是他的職責範圍。但他和特朗普一樣也是共和黨人,所以一開始已經被指hea做,沒有認真追查。最大鑊的,是到了三月底,他私自前往白宮討論案情,更繞過委員會直接和總統交代進展。這一連串事件,今天的香港人看起肯定熟口熟面。但接下來的發展就不一樣了。共和黨的黨內元老齊聲譴責,認為這位美版周浩鼎破壞了美國國會的威信。到了四月初,美國國會道德辦公室向他展開調查,他也因而被迫退出通俄案的調查。


嗱,共和黨都知羞恥,民建聯呢?